欢迎来到中国长安出版社!
首页 > 业内动态

浅谈如何策划出版高质量大学教材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网 2018-10-08 10:32:57 编辑: 武黎

从事教材编辑工作20多年来,笔者策划的大学教材有百余种,在这其中也越来越深地体会到前期策划对培育一本教材的意义,前期策划工作做好了就可能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成效。本文将结合自己的编辑实践,从前期调研、遴选作者、实施组稿、初稿审读等4个环节,对如何做好大学教材的选题策划分享一些思考。

不忘初心——

紧扣需求调研

满足高校专业教学的实际需求,是所有大学教材选题策划的立足点,没有教学需求这个立足点,后面的选题组稿、教材发行等各个环节都难以成立,正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那么,如何围绕大学教学的实际需求进行调研呢?

首先,调研市场容量大小。所有支撑选题成立的调查研究都要去调查分析,比如,对教学专业点的分布数量、教材对应课程的类别等的调研。教学专业点的分布数量意味着教材未来发行市场的大小,这是考量一个选题未来经济效益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教材对应的大学课程类别是预估教材需求的大小范围,是公共必修课还有公共选修课,是学科基础课还是专业核心课,是专业必修课还是专业选修课,前者对教材的需求总是大于后者。

其次,调研市场竞争力大小。这主要指来自已有同类教材的竞争力。已有同类教材一方面指的是本社的同类教材,另一方面指其他出版社同类教材,同类教材状况是教材竞争力大小的一个衡量。教材的情况又包括出版时间、版别、印次、发行数量、市场评价等各种情况,努力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

再次,调研教师和学生对教材的需求。这个需求包括从课程内容到教材形式,再到定价多少合适等几个方面。此类调研要讲究方法、方式,多层次了解。方法、方式可以多头并举、灵活多样,比如大数据调研、问卷调查、电话采访、个性化座谈聊天,可以利用学术会议,甚至可以亲临课堂听课等多种途径,掌握充足的数据,进行比较分析,真正了解学生需要什么样的教材,为什么这本教材比较受欢迎,那本教材有什么不足,听听一线教师和学生对教材的真实评价和反馈。

下面是笔者在策划“广告专业系列教材”(因其封面是以白色为底的彩色图案,被称为白皮书系列)时的一个大概调研过程。

 2006年前后,我国高校广告学教育发展迅猛,高校新增广告专业点有遍地开花之势,据当时的不完全统计,全国高校已有超出300个广告专业点,招生数量在不断扩大,虽出版教材有数百种,但优质教材乏善可陈,这较大地制约了我国广告教育的发展。高等教育出版社曾出版了国家“十五”规划教材10余本,受到广大师生的普遍欢迎。为更好地满足广告专业对高质量、高水平、多层次教材的急需,提出了再做一套广告专业系列教材的选题意向。

此系列教材的选题意向确立后,便开始了大量调研工作。首先是对高校广告专业点的进一步调查,对专业点的数量和招生规模的数据有一个较为准确的掌握,才能通过招生数量来估算教材发行市场空间的大小。其次是对专业课程内容的调研,全国广告专业点的设置可以说五花八门,新闻院系、文学院系、艺术设计院系、经济管理院系都可能设有广告专业,不同院系的广告专业所学课程都有其专业偏向,教材的编写也要有针对性。除此之外,专业点还有层次之分,有本科层次,还有高职、中职层次,针对不同层次学生的教材编写也要有所偏向。再次,对专业课程属性的调研,广告专业课程种类繁多,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设置,在我国广告专业起步较晚,高校师资缺乏,广告专业的教师多是从不同专业转过来的,不同专业出身的教师所讲课程也不同,这就需要从专业基础课、专业骨干课到量大面广的选修课,依次进行选题的取舍。最后,就是对本社和其他出版社已有教材的调研,从内容、编写者、教学使用状况等方面做一个较为准确的调研,从而进一步分析新选题的优势和市场竞争力。在本套教材前期调研中,编辑走访了多所有代表性的高校,广泛听取广告专业教师和学生、学界权威专家的意见、建议,还利用学术会议等机会向广告业界大咖请教业界实战需求。

该系列教材已陆续出版20多本,在高校广告专业影响广泛,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其中《广告创意学》《网络广告》《中外广告史新编》3本入选国家“十二五”规划教材。

内容为王——

遴选优秀作者

对于文史类专业来说,一部经典教材除了传授基本知识外,字里行间都透出一种思想魅力,就像一个充满智慧的好老师一样深深地影响着一代代学子。内容质量是教材的生命力所在,正所谓内容为王。好的教材自带光环,甚至不用宣传推广,仅凭高校师生之间的代代口碑相传即可被广泛采用。

优秀的教材出自优秀的编者,那么,寻找和遴选优秀作者,就成为编辑选题策划工作的重中之重。

首先,需要充分调研并掌握丰富的作者资源。肯下功夫的编辑一定要对作者资源进行充分的调研,清楚地了解这个专业的权威学者有哪些,所在什么学校,教授的课程是什么,写过什么教材,教材评价如何,是不是受学生欢迎,他的优势在教学还是科研等信息,必要时还要读一读他们的文章著述以便更深层地了解。

其次,在丰富的作者资源中遴选最合适最优秀的作者。编辑常常遇到这样的尴尬情况:想编写教材的,却不符合对作者的条件要求;有学术权威的知名学者,常常被委以重任,因忙于管理事务没有精力甚至不愿撰写教材;口才好擅长授课的学者但不一定擅长著作;有理论高度的学术权威不一定能写好实务类教材。那么,怎样才能找到合适的作者呢?每种教材有不同的要求,要根据对应课程的教学需求而定,不一而论,比如“新闻评论”这样的实务类课程,有业界实践背景的学者教授是最佳人选。

下面是笔者在2007年策划《新闻评论教程》(马少华著)时的选题报告:

本书作者马少华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讲新闻评论,不仅是高校新闻评论教学一线的学者,还曾长期担任媒体评论员、时评专栏作家,积累了丰富的新闻评论写作经验和教学案例。马少华的授课效果也非常有特色,注重对学生进行新闻评论的思维训练,以学生对新闻事件判断能力的提高和表达的有效率作为教学目标,深受学生欢迎。

此书自2007年出版以来,已经再版两次,重印达10次。曾有高校老师欣喜地告诉笔者,此前不敢开设新闻评论课,因为新闻评论课不好讲,只能外请媒体专家来作讲座,自从有了本教材,老师可以照本授课。除此之外,本书还被不少媒体人员购买学习,因为教材中所体现出的关于新闻评论严密的逻辑思维和表达的普遍规律而备受喜爱,被誉为当今新闻评论界一本经典教科书,值得反复阅读研磨。

信任沟通——

做好组稿服务

选题确立、作者选定了,接下来就是组稿阶段了,这一阶段需要编辑做好服务工作。

首先,编辑的组稿服务体现在和作者进行充分的沟通之中,比如将书稿的编写目的、针对的具体教学层次是本科还是高职、希望达到的效果、希望书稿完成的日期等编写意图详细地和作者进行沟通。如果是一套系列教材,那么编辑还要在不同作者、不同教材之间,对教材的进度、体例等方面及时进行沟通协调。

其次,在教材的编写阶段,编辑还要发挥桥梁作用,在编者和使用者之间架设沟通的桥梁,对在调研阶段了解到的教学的真实需求向作者毫无保留地提供出来,反映学生对好教材的期盼,将前期调研的同类教材的一些优势、缺憾展示出来,以供作者了解、借鉴,更好地编写更实用的教材。

再次,编辑的组稿服务还包括与作者拟定大纲、协商交稿日期、向作者提供出版社的编写规范等内容。

在组稿服务中,贯穿始终的是对作者的充分信任,信任是最好的沟通方式。教材和畅销书不同,做教材,编辑一定要充分尊重作者的编写思路,因为作者才是教学第一线的老师,是最懂得教学规律和学生的人,教材怎样写、写什么,作者最有发言权。所以没有充足的理由,编辑不要轻易否定作者的想法,时刻记得编辑是外行,是为他人做嫁衣的,只可以锦上添花,不可以越俎代庖。

宽严相济——

做好初审把关

初稿审读环节是指初稿交来之后,编辑一定要对书稿有一个初步的判断。审读内容除了整体把握书稿的体例结构和基本规范之外,还需要就其中一章或一节进行粗略的审读。对一本教材的判断和把握,应该是全方位的,在保证书稿内容的高质量、高水平的前提下,可以充分尊重作者的风格,包括语言风格特色。

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复旦大学教授李良荣编写的《新闻学导论》这本教材,那是1999年,当笔者第一次通读本书时,就被书稿的内容吸引住了,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是一个编辑,等回过头来再编辑加工其文字的时候,竟发现很多语句从句法结构上看并不严谨,但是老编辑告诉笔者,作者的语言风格,只要不是错误硬伤,就不要试图改变。再细细读下去,本书的语句虽短小,但很凝练,看似简单的短句,但传达了丰富的意蕴,给人以启发,内容灵动而丰富。

事实证明,李良荣版的《新闻学导论》一版再版,现在即将修订四版,在新闻院系影响广泛,被誉为新闻学理论经典教材。出版这样的教材,编辑在前期的选题组稿策划工作中的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但是,对于一些达不到出版要求和出版水平的书稿,一定要严格把关。比如,对人文学科的教材来说,首先是政治方向和意识形态内容的严格把关,其次是对那些涉嫌抄袭、侵犯版权、观点不妥当、逻辑不严谨的书稿内容的把关。对出现的问题绝不能心慈手软,不能手下留情。在组稿阶段,要时刻牢记书稿质量是第一要义。发现了问题如果得不到妥善处理,就要坚决退改,对于不配合的作者,甚至可以解除约稿合同。

初审书稿的宽严相济,需要编辑在掌握原则的前提下,恰当地把握分寸,既要给后期编辑加工环节打好扎实基础,严格保障书稿的质量,也要培育有风格特色的教材。 (作者单位:高等教育出版社)

本社概况 更多
热销排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