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长安出版社!
首页 > 业内动态

新编辑 讲述做书感悟

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2018-02-06 10:42:07

《思考文化医学——一位大学老师带癌教书30年的传奇人生》今年1月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和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联合出版,这是笔者2016年夏天进入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工作不久接手的选题。

做书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回首编辑的过程,笔者觉得,编辑这份工作不仅仅是简单的文字处理,在编辑的过程中又延伸出大量的采访活动,去不断更深入地了解作者的观点,通过反复沟通去调整书的设想与结构。对于一位新编辑来说,笔者收益颇丰。

在大量素材中梳理思路

骆降喜是桂林医学院解剖学研究室的一名普通老师,他曾是一名外科医生,后来患胸腺癌并重症肌无力,3次开刀,4次转移,前胸、侧面和后背都是手术留下的伤疤。在不断的实践中悟出生病之因和治病之法后,骆降喜开始了公益讲座之路,他会在公园组织一些身患癌症或其他慢性病的人进行聚会,跟他们话家常。骆降喜把这种方式称为“话疗”,这些身边有同样经历的人们,是他不断思考和实践的力量来源。

文化医学一词是编辑们与骆降喜在一次出行中,偶然提出来的一个名词,起因是骆降喜在治病过程中利用传统文化修身养性,从而与癌症和平共处的经历叙述。

在与骆降喜相处的过程中,编辑们录了大量有关他练习太极拳、讲述他用文化治病救人的视频和音频,也做了相关的文字整理。最初的书稿即以此为基础,以对话的形式讲述骆降喜患癌的经历以及带癌生存的感悟,书名叫《听骆老师讲“文化医学”》。

在不断对话中调整书稿

在对这份原始稿件进行修改编辑的过程中,大家对文化医学中文化与医学的关系越来越感兴趣。

所谓文化医学与医学文化、医学人文、人文医学有什么不同?文化医学与科学医学应该怎么界定?文化医学治疗的重点是什么?深入思考这些问题,是为了更严谨地对这个新观点给人带来的价值观进行辨析,也是秉着对读者和相关患者负责的态度。

基于这个出发点,编辑不断地与作者以及他身边的患者沟通,最终有所收获,策划书中的文化医学强调以人为本,简而言之,就是把人当成一个有温度的生命体,去关怀人的身体和精神。

基于以上的理解,编辑不断发现稿件中的不足。一方面,相对于对话的形式,以第一人称的角度更能完整真实地将个人经历叙述出来,也更能获得读者的信任。另一方面,原来的稿件在很多地方还存在叙述浅薄、不够深入的现象,单靠作者个人的经历不足以撑起文化医学这个概念,整部稿子太过单薄,缺乏理论和真实的案例。因此,书稿的叙述方式由对话的形式改成了第一人称,旨在通过作者的叙述,让读者看到一个人在历经生死之后对生命和世间万物的珍惜与感喟。书名也改为《思考文化医学——一位大学老师带癌教书30年的传奇人生》。

在反复聆听中找到主线

既然书中涉及作者的个人经历,在编辑的过程中,自然想要更详细、深入地将作者的信息多方面、立体地呈现出来,因此,在关注作者患癌的事实基础上,编辑还现场聆听了作者组织和参与的多次公益讲座。

在确定作者想要提倡的有关健康的生活观念之后,出版社决定要大力推广,并在书的后半部分截取了作者进行公益讲座的实录,将他践行文化医学的案例分别列举出来,以曾经的患者为主角,通过口述的方式,将他们的经历记录下来,好让读者在看到这本书的同时能对其中的案例产生信任感——毕竟这是一部以真人真事为表现对象的书稿,无论是作者还是其他案例中的主角,都曾与疾病抗争过,并在恢复健康之后对健康有了新的认识。

书稿到这一步,已经以作者的经历形成了一条主线,在讲述患病过程之后,提出文化治病的理念以及对生与死的思考,同时辅以真实的案例,以期让读者明白治病治本的道理。

成书出版之后,出版社举行了新书分享会和公益讲座,很多读者慕名而来,在听过讲座之后,很多人认为有必要分享给亲人和朋友,便带着三五本书离开。书中的观点可以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带给更多的人健康、乐观的生活态度,这是作为编者最感到欣慰的。

对编辑而言,要的莫过于出版的图书可以被读者伏案阅读;对作者而言,要的莫过于自己的作品可以被读者认可,能够走进读者的眼里和心里;对读者而言,要的莫过于在一部作品里找到自己想要的积极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如此,便是出版《思考文化医学》一书最大的收获。   ( 作者 刘玲 )

稿件来源:http://www.chinaxwcb.com/2018-01/22/content_366519.htm

本社概况 更多
热销排行 更多